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本港台现场报码 > 杜仲 >

【夜读】刘群华:一刀杜仲皮

归档日期:05-17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杜仲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这株杜仲树蹲在菜地一角几十年了,当年祖父在山中捡柴火发现它时,还是一株高不足一尺、泛着茸毛的小野树苗。被祖父移栽在这块肥沃的菜地之后,它的根须强悍地爬满了方圆一丈的土地,长得枝繁叶茂。

  这株在平常人眼里的所谓杂树,或当柴火的树,并不像桃树、梨树那样开花结果惹人喜爱,以至于我小时候对它的了解极少,甚至错误地以为,它的长大,仅仅是可以煮一锅饭或在冬天生一炉炭火。

  有一天,祖父腰痛,家里人估摸应该是前不久在山上砍柴不慎摔致的腰伤发作了,便请来骨科老医生。

  这骨科医生住在隔壁村,六十岁的人了,还蛮精神。我上下学时,常见他站在自家的诊所门口张望我们来来往往,并慈爱地眯眯笑着。

  他进屋走到祖父的床前,用手轻轻摁了摁祖父的腰,说:“腰椎间盘突出啊!”接着,帮祖父翻了身,让他艰难地趴在床上。骨科医生一身大蛮力,站在硬板床上,一举手一投足像个练武术的练家子。只见他迅速提起祖父的一双胳膊,像捉一只鸡一样让祖父垂直地悬在空中,然后屈一膝,用力适中地一磕突出的腰椎,“咔”的一小声,腰椎就复位了。祖父立即轻松了许多,不再哎哟哎哟地呻吟了。

  我在旁边,十分崇拜这名骨科医生的医术。瞧他一个老农民的样子,窝在贫瘠的乡村里,平凡得像一棵杂树,但他在骨科上的造诣、手法上的熟稔,让人肃然起敬。这传统的骨科手法复位,较之现在盛行的牵引床或夹钢板手术固定,既简单又适用得多。

  在他后来的方笺中,对祖父气血的调理和经络的疏通都有一味杜仲。那时因为野生杜仲稀少,所以药柜中常常缺货。他说:“你家菜地边有一棵,砍一粗枝剥皮,酒炒断丝即可。”对于杜仲的炮制,《雷公炮炙论》云:“凡使杜仲,先须削去粗皮。用酥、蜜炙之。凡修事一斤,酥二两,蜜三两,二味相和令一处用。”《本草述钩元》又说:“杜仲,用酒炒断丝。”但实践中,杜仲还有用盐炒的,这样,盐味入肾,壮筋骨,杜仲有了补性,而酒炒杜仲,酒行于气血,则引药入腰,治气血瘀滞、经络不通者。

  一株杜仲就这样伴随着祖父腰椎间盘突出的康复,粗枝被砍了不少。这时,我才感觉自然界的一切草木都是因人而生的,它们的存在,正是因为人的存在。

  从此,我对那株杜仲树刮目相看。我也开始留意身边的一草一木,时常会想,这些翠绿的精灵,又能解决人的什么病痛呢?

  其实,人就是在这种疑惑中探索,不断发现植物的奇迹。田埂上的仙鹤草,一直被牛啃,可人们发现它治肠炎和止血的价值后,马上实践、推广之。还有那青绿的败酱草,常被我娘扯来煮猪食,而一旦被人揣摩出了治胃炎的药用,就稀罕起来。

  有一次,祖父带我到骨科医生的诊所玩,骨科医生正为一个骨折的妇人复位。那妇人的丈夫说:“我正在挖土呢,她去摘一丛金银花,没想脚一滑,一屁股坐在石头上,盆腔左侧骨头骨裂了。”我胆怯地瞟眼那个妇人,她痛得有些吓人,脸色苍白,大汗不止,人稍一动,就痛得喊爹喊娘。骨科医生从一个小皮囊里取出几根银针,沿着经络的走向左一针右一针地插或拧。这是穴位麻醉法,已很少有人会了。

  这种麻醉的效果很好,减少了病人的痛苦。祖父也看得痴迷,说:“老刘,这个应该是你的看家本领吧?”那骨科医生说:“哪有啊,传统骨科的名堂多了,我也只学了十之一二呢!”

  用针灸麻醉了妇人,她紧张的肌肉松弛了,脸色红润了许多,痛苦几乎不挂在脸上。而医生复位,也就更容易了,只轻轻地用手掌挤一挤,拉一拉,抚摸一会,就用杉木板垫棉花固定,然后绷带绑扎。他的治疗过程如行云流水,自然而富有艺术的美感,像一名行为艺术家,在创作一件可爱可亲的行为艺术品。

  只是,当他举笔书方时,一味杜仲又让他为难。这时,他转头对祖父说:“把你家那棵杜仲砍了吧,这女人少不了这味药,否则,一双腿要瘸了——”

  祖父尽管对这株杜仲有千般的不舍,但一味杜仲能普济更多的人也是它所修炼的正果,这正果,便是在一个个药罐子里和水煎熬,与人融为一体。

  那是一个晴朗的下午,祖父回来对父亲大手一挥:“砍了那棵杜仲树,树蔸留高一尺,明年会发芽再出苗!”父亲没说什么,他知道一株杜仲树的价值,走过风雨之后,它的梵音就响彻在刀口之上。

  父亲站在斑驳的杜仲树下,目光凝重,手里的鹰嘴剥皮刀闪着冷冷的光。他小心地几刀下去,这株杜仲树“嘎”的一声倒在了菜地上。

  杜仲树翠绿的枝叶撒了一地。它匍匐的姿势,像对人的感恩,像对土地的膜拜,又像一个儿子对大河大山的回归。

  父亲坚决地剖开了杜仲的一截,从上而下,像剥猪皮一样细致、认真。很快,杜仲树就露出了里面光滑而鲜嫩的肌肉,有水一样的柔情。

  一株杜仲的幸福是因为人的关爱,才茂盛旺衍。而它的最终目的也是因为人的智慧,才有了高尚的追求,并粉身碎骨地体现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oissu.net/duzhong/113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