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万喜彩登陆 > 苏叶 >

爱你是我做过最好的是有哪些番外啊??

归档日期:04-22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苏叶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刚完成一个手术,紧张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,何苏叶舒了一口气顺手推开办公室的窗户。

  微风拂面,不远处传来阵阵花香,他仔细辨认,原来是桂花。沈惜凡一直都喜欢桂花,清晨,午夜,在微凉的雨后,鹅黄色一簇一簇并没有什么重量铺在枝头,淡香抑或浓郁,即使无风,也能深深的沁入心脾。

  他微微一愣,看护士指指胸牌,立刻就明白了,已经换了一家医院,这是必然的程序。

  那是他们结婚前去科室发喜糖,等他出来的时候发现沈惜凡怔怔的站在科室门口,他好奇,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,原来是宣传栏上自己的照片。

  她看看照片再看看自己,下结论,“还好你不太上镜,不然患者多半是冲着你来的。”

  “不是!”她笃定,“还是看真人更帅一点,别不知足了,何医生,你已经很帅了。”

  沈惜凡抿起嘴微微笑,“ 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,感觉就是惊艳,医院里怎么会有那么帅的医生,连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”

  “呵,小丫头你一提起我就想起来了,那次我写处方的时候我一直盯着我望,我感觉你不是看我写什么药的,你说你那时候干什么呢?”

  “我怎么知道呀,医生的字都是龙飞凤舞的,还是打印版的清晰,再说,万一你给我开错药了,我好方便投诉。”

  他立刻无语,沈惜凡笑眯眯的握住他的手,“说笑的,那时候怎么会怀疑你的医术呢,说了一大堆的专业术语一下子就把我镇住了,心里就觉得你这个医生挺可靠的。”

  看到何苏叶脸庞酒窝的痕迹,她又补充道,“不过那时候你老是板着脸,很严肃的样子,我以为你走冷酷路线的,没想到原来你一笑就会岔气,看上去好小的样子。”

  何苏叶也忍不住笑起来,“ 我实习时候导师老是说我看上去太小了,给不了病人安全感,然后就把邱天跟我分在一起, 说是,用邱天衬托我的稳重。没想到邱天那家伙突然洗心革面整一天严肃的不行,连我都不敢笑出来了,最后两人回到宿舍,笑了好长时间。”

  沈惜凡眨眨眼睛,“原来你的严肃是这样练出来的呀,果然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会有一个成功的男人。”

  忽然电话铃响起来,是何爷爷催他们回去吃饭,临走的时候沈惜凡还不忘多看了照片几眼,然后悄悄地跟他商量,“何苏叶,下次照相的时候照丑一点!”

  照完相之后,几个医生护士围在电脑前面看效果,摄影师拿起资料夹,确认了一下,然后跟他说,“何医生,你是军人吧,这里规定要穿军装的照片。”

  他回到办公室收拾东西准备回家的时候,接到沈惜凡的电话,“何苏叶,今天晚上我们同学聚会,我不回去吃饭 。”

  他只好嘱咐,“少喝一点酒,早点回来,如果打不到车就打电话给我,知道不?”

  那厢沈惜凡大笑,“我身份证都办了十几年了,不是未成年少女了 ,何医生!”

  还没停车就闻到淡淡的花香,原来是爷爷家的桂花开了,雨水冲刷的翠绿枝叶格外精神,那点点鹅黄还不具规模,有的还似小米粒,或者细小的花苞,心里倏地就欣欣然起来。

  刚下车就看到何守峥在院子里面,几天不见竟似长高了很多,看到他还是那么黏糊,“小叔叔,快来,快来,那个大一点的花苞,帮我摘下来,我够不着。”

  一家人在一起吃饭,不知怎么的话题就扯到了孩子上,原本何苏叶只是专心的吃饭,冷不防被长辈们问道,“苏叶,你和惜凡啥时候准备要孩子,两个人都不小了。”

  他一口饭噎在嘴里,勉强的吞下去,尴尬的笑笑,“我们两都很忙的,暂时还没考虑。”

  何爷爷笑起来,“话是这么说 ,可是有个孩子才算是完整的家, 你看你堂姐一家多好,何守峥那么聪明,多讨喜。”

  何守峥一脸欣喜,“小叔叔的孩子,那我不是比他大了,太好了, 终于可以翻身了。”

  不是没有考虑过孩子的问题,而是沈惜凡一直不想那么早要,而自己虽然很看重家庭,但是工作实在是很忙,在调去军区总医院前不是手术就是加班,连晚上睡觉时候也会被急救的电话吵醒,因为这个原因,他也不是很想要孩子。

  从楼下看去,家里的灯已经亮了,明黄的光线透出来,让他心里暖暖的,和以往一样,他知道家里有她在等。

  打开门,迎面而来的是淡淡的酒香味,他微微皱眉,看来沈惜凡又喝了不少的酒。

  可是客厅的灯亮着,却不见人影,他喊了几声也没有人应,拧开关紧的卧室的门,发现沈惜凡呆呆的坐在床上,拖着脑袋,对着衣柜微微笑。

  也许是酒精的缘故,她的脸透出撩人的绯红,明媚的意态流露在她的眼角、眉梢,看到他进来,努努嘴,声音甜腻撒娇,“老公,把这件衣服穿上去给我看看。”

  “让你穿就穿嘛——”沈惜凡眯起眼睛,“我还没见你穿过呢,你们医院现在怎么不规定穿军装了呀?”

  顺手接过她递来的衣服,他解释,“只有那些主任才穿的,要不就是实习医生,现在军区总医院外聘的人员很多,不是专业的分不出行货还是水货。”

  换好制服,他顺手拿起领带,却被沈惜凡按住了,“这条配军装不好看,下次我重新给你买一条深蓝色的,我上次去看的那条VERSACE不错,当时觉得没配的衣服,现在看看配这个就极好。”

  何苏叶笑笑,“看完了吧,我可以换下来了,不过我可不可以好奇的问一句,为什么突然要我穿军装?”

  “今天听她们说男人穿制服最帅的,然后我就想起咱爸,穿起军装真是帅——足见当年的英俊潇洒。” 站在床上,低下头靠近何苏叶的脸,呼出撩人的淡淡酒气,“没想到 穿起来比他还帅,本来就生的那么撩人,没想到,呵呵——”

  话音未落,猝不及防的,温柔的、略带占有欲的唇堵住了他的话,她的唇里有葡萄酒的香味,让人迷醉。两个人毫无缝隙,急促的喘息和身体里的起伏,肌肤相亲,就像暴风卷起的惊涛骇浪,唇齿之间的互相进犯,像一场火爆又艳丽的战争。

  灯光下横波潺潺的眼眸对他做着无语的诱惑,沈惜凡笑起来,甜美中带着一丝狡黠,“算了,不管了,顺其自然就好了……”

  似乎眼前有明黄的阳光跳跃,何苏叶不由得睁开眼睛,撑起手臂去看手表,身边的人不自在的动了两下,然后眯起眼睛,懒懒的问,“几点了 ?”

  沈惜凡蹭了蹭枕头,拉紧被子,梦呓似的吐出一个字,“累——”然后又沉沉的睡过去。

  桂花酿汤圆,虽然不是这个季节的甜品,但是早上伴着桂花香来上一碗,实在是一件很奢侈的事,可惜这样的美食却只能自己独享。

  昨晚也许是酒精的作用,小丫头出乎意料的主动,不过庆幸的最后关头是两人还有些残存的理智,没有亵渎了这件军装。

  取了军装,叠好装进袋子里,忽然想起前几天堂姐让沈惜凡代买东西的发票,只好折返回卧室,轻轻的唤醒她,“那张发票呢,堂姐催了好几次。”

  钱包里面塞满了各种卡片,他找了好半天才看见那张发票,卡在两张信用卡之间抽不出来,小心的把取出来,却发现连带着一张照片掉了出来。

  他拾起一看,哑然失笑,原来是自己在以前医院胸牌上的工作照,被她戏谑的称为“不上相,扭曲”的那张照片。

  如果她早说 ,自己可要挑一张最好看的让她随身带着,比如自己,钱包里夹的一定是她最漂亮的那一张。

  第二批照相的都是军医,一清色墨绿色的军装,好几个实习护士赞叹,“帅死了,男人还是穿制服好看!”

  摄影师觉得奇怪,自己审美眼光得到了怀疑,忙追问,“我觉得这张效果比那张好。”

  口袋里的手机微微震动,打开一看是沈惜凡的信息,“何苏叶,你今天拿发票的时候有没有看到有一张一寸照片。”

  一会儿信息又来了,他都可以想象的到她的着急,“完了,不会是昨天被哪个色女给抢走 ,还是弄丢了,你确认没看到吗?”

  他在心里暗笑,安慰她,“我回去再给你一张好了,我们医院正在照新的工作照。”

  从门诊绕去住院部,穿过一片绿地,馥郁的桂花香味飘过来,他抬头一看只见前面有细小的花瓣细雨般纷纷杨扬,轻轻落下,那是成片的桂树,商量好了般同时盛开,香气充盈周身的空气中。

  伸手去接住这些细碎的花瓣,他憧憬着下一个花季的到来,也许那时候,会有属于他完整的三口之家。

  桌上的咖啡已经凉了好久,直到触到冰凉的杯缘他才反应过来,头也不抬的唤秘书小姐,“Lucy,a coup of coffee,thanks!”

  却没有预想的人出现,林亿深疑惑的看看四周,空无一人,再看看桌上的钟,原来已经下班了两个小时了,而自己完全沉浸在数字和报告里。

  苦笑了一声,站起身准备收拾东西,桌上的喜帖安安静静的躺在一隅,红得让他嫉妒。无意中向外望了一眼,这个城市流光溢彩,春天初始,却没有丝毫的萧瑟之气,华灯绿水、流云繁星,天上人间,竞相辉映。

  那时候温微总是习惯在公司留到很晚,然后一个人跑去顶楼的天台上,华灯初上的繁华商业区就在自己的脚下,一片灯海,无限繁华。她喜欢看夜幕中灯光闪烁,这样让她感到安心和平静。

  那个夜晚,跟以往似乎没有什么不同,温微端着咖啡坐在顶楼,刚想起身就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传来,蓦然回首,只见林亿深站在灯光的阴影里,挺拔强劲透出一丝寂寥和难得的温情,可是却让她觉得不真实,林亿深离她更远了,抑或是更近了。

  林亿深哈哈大笑,温微也笑起来,她把手指张开,有细碎的流光透过,她眯起眼睛笑,他也看着她,两人都隐隐的觉得气氛有些不一样。

  最后还是一起去吃了饭,蟹粉排鸡腰、菊花黄鱼羹、松江鲈鱼、干贝莴苣,几乎全是沪菜的招牌菜。

  她愣了一下,随即点点头,“是呀,我从小到大一直在上海,直到总公司把我派到这里。”

  林亿深宽慰的笑笑,“这些菜做的还有没有家乡的味道,我不是上海人,所以不清楚。”

  一股暖流涌上心头,她拿着筷子的手顿了一下,含糊的说了一句,“做的很正宗,谢谢。”

  她其实早就暗暗留心上了这位全公司有名的总经理,三十出头,钻石单身帅哥一枚,康奈尔Business Administration博士出身,没有绯闻,为人正派。很多人说跟他说话时候都有一种被尊重的感觉,他光光是微笑就让人如沐春风。

  后来才知道原来林亿深在留学之前是酒店的公关部经理,那样一个圆滑的职业,需要面对各式刁难的客人,而现在仅仅是对着一群训练有素下属和以礼相待的客户,自然是轻车熟路。不过他也有发火的时候,冷冰的一张脸,不怒而威。

  那是他们财务部出的错误,她被本部派来的第二天,刚进办公室,便看见林亿深铁青着脸,负着手站在财务部经理前,在场的人没有敢出声,气氛冷的像腊月里飘雪。

  所有人都不知道那一天是怎么度过的,战战兢兢的大气都不敢出,林亿深走后半个小时不到她就被秘书小姐请到经理室,林亿深背对着她站在晨光之中,她注意到了桌上一份辞职报告和一份任命书,而那份任命书赫然写着她的名字——财务部经理。

  他转过身,表情又变得柔和,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,只是指指那份任命书,“温小姐可以接受吗?”

  毫不犹豫的摇头,得到的是林亿深询问的眼神,她郑重的开口,“论学历和资历这个职务都不应该属于我,况且我才来,并不熟悉这里的情况。”

  林亿深笑起来,眉头舒展更显得英气十足,“不熟悉的会变成熟悉,财务经理不需要事必躬亲,只需要调兵遣将,况且——”他顿了一下,“公司需要的是认真的员工,这点我非常信任温小姐,因为——”他却不接着说下去,只是看着她的眼神坦率真诚。

  好一个“信任”,她立马就被俘虏了,拿着那份任命书郑重点点头,“好的,我接受。”

  后来她才知道,林亿深是有看人的直觉,四年的酒店工作已经练就了他的火眼,按公司总机小姐的话说就是“混过的,啥样人物没见识过,在他面前我们都太简单了。”

本文链接:http://oissu.net/suye/505.html